包揽冠亚季军「懂药帝」于洋的大时代主题
栏目:体育外围网 发布时间:2020-03-24 00:38

  例如,富国基金(博客微博)于洋,既是南京大学生物制药学士+中科院生物信息学硕士,又是券商医药首席分析师+医药行业明星基金经理。

  他的业绩非常好,在千余只同类基金中,常年保持着前三名,年化回报高达21.52%,常人难及项背。

  人口老龄化趋势、全民医疗消费升级、科技创新的大背景下,医药行业长期大牛股较为集中。过去十五年,A股10倍以上涨幅的59只大牛股中,医药有11只、食品饮料有10只。

  “医药是一个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法满足、永无边界的行业,每一个人都想活得更久更健康。”于洋表示。

  举两个例子,越来越多的肿瘤患者为了延长数月的生命而为昂贵的药物如PD-1买单。在HPV疫苗出现之前,国内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品种,只花了两年时间,销售额过百亿元。

  自2018年四季度始,“带量采购”改革,医保控费、降药价,部分仿制药的价格直降90%,整个医药股的投资逻辑都一下子被打破了。

  “五年前人们认为最好的白酒,今天依然是最好的,而五年前医药基金的持仓和如今的差别却是巨大的。” 于洋称。

  白酒没有生命周期,而药品有。海外市场的医药单品,生命周期短的不过五六年,长的也不会超过十年。未来,医药行业的存量市场会陷入博弈的红海,但增量市场却会成为创新药的蓝海。

  传统的大宗原料药,接近于周期股。那些百年老字号的中药,其“品牌+渠道”的投资逻辑像消费品。医疗器械、体外诊断的逻辑是国产替代,一个心脏支架,国内外价差几倍。而创新药是科技股,“从0到1”的投资,市场空间是关键。

  2018年,A股熊市了一整年,从年头3500点跌至年尾2500点,简直是凄风惨雨。

  而刚刚当上富国精准医疗基金经理的于洋,却在医药股的一波逆势小牛市中,以29.53%的区间回报,迅速登顶2018年偏股基金的半年度冠军。

  可是,到四季度,黑天鹅出现了。“带量采购”后,国内药企的估值模式被重构。年底时,资本市场对医药股的态度发生了大转变。

  传统的仿制药龙头,估值暴跌,开始沦为化工股。它们的利润依然很好,但即将长期身处一个非常拥挤的赛道。

  而创新药成为整个产业链的明星,估值一路攀升至四五十倍。整个2019年,新逻辑重建,技术研发形成壁垒。

  于是,医药行业基金在二三十只股票内开始抱团。一年间,龙头创新药几乎翻倍,但当中数次颠簸调整。

  他管理的基金在2018年下半年缓慢的回撤,2019年几乎在匀速上涨,年底稍作调整后继续拉升。

  “我在医药股上的能力圈是比较强的,能够在风险来临前就有所感觉。” 于洋称。

  于洋被视作“进攻型”选手,他喜欢独立挖掘一些尚未形成行业共识、或者在底部的医药股。“以往我投资中几乎所有的超额收益都来自于个股挖掘。” 于洋称。

  医药股也很适合做右侧,好的医药股,能讲巨大的故事。医药股的估值波动性很大,一个正常在30到35倍估值的公司,一旦赶上风口可以炒到60倍以上。这就是成长股属性,趋势到来时,市场对估值的容忍度很高。

  然而,“一定要有人在底部买股票的,我愿意做那个偏向左侧的投资者。” 于洋称。

  于洋认为,未来定价权会越来越被具有深度认知的人拿走。从中能获得超额收益的,仍然是在左侧把公司产品研究透的投资者。

  他的持仓,把握433原则,40%的股票聚焦在符合当下市场趋势,各方面处于主升浪的公司,30%是市场尚未完全发掘的股票,在左侧研究和布局,30%投资于行业龙头和标杆性个股。

  于洋能够及时减仓、独立挖掘黑马,都是因为他足够专业,对医药股的研究是充分、细致的。

  正是在机会充裕、又风云变幻的医药投资中,于洋学会了均衡投资,单个赛道不能暴露太多,并且不做极致式的组合配置,控制仓位。

  富国精准医疗、富国医疗保健是纯粹的医药基金,差异在于仓位和回撤的控制程度。

  富国新动力310328)A是一只全行业基金,除医疗外,还配置了大金融、地产,甚至科技股。他从医药走向全市场投资,依然是第一。

  3月23日,于洋即将发行一只新基金「富国医药成长30股票型基金」(基金代码: 009162)。

  于洋的过往业绩好,是因为他的能力圈在成长股,成长性是他做医药选股的第一要素。医药行业变化速度快,每年都有新药面世,于洋认为,拥有足够的研究置信度是选股的关键所在。

  “真正具备内生性增长的公司,往往代表着社会经济未来的发展方向,也是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应该投向的地方。”富国基金于洋称。

  每一个大时代都有一个时代背景。在我们这个时代,就是科技创新、消费升级,医药投资兼具二者。

服务热线